草東沒有派對 - 醜奴兒- 專輯首發香港站

Event Details

Show more
Event Closed

More Details

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

草東沒有派對

破舊揚聲器裡那類比聲響
呢喃哼唱伴隨熟識的節奏
而語句及旨意皆模糊不清

這裡沒有派對


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

訪問來至Blow吹音樂

一群來自北藝大,平時愛摸樂器的學生,有事沒事騎車上陽明山晃蕩、玩板,在永公路 245 巷 34 弄附近的建賢街與草東街路口產生交集。尚不知愁為何物的年輕人們,便在那裡開始了屬於他們的派對。幾年之後,草東街還是草東街,但那裡已經沒有派對。

閉關前夕,草東沒有派對接受了 Blow 吹音樂專訪。

-

高台不可望,望遠使人愁;於是青年沒有派對

在 2012 年,由主唱巫堵、吉他手筑筑加上現於「青春大衛」擔任貝斯的李悠、「孔雀眼」的令晴與博任,以及「橙草 Orangegrass」的鼓手鳥人形成樂團雛形,當時受到發跡北愛爾蘭、充滿跳舞節奏的電子搖滾樂團 Two Door Cinima Club 影響,而樹立「草東街派對」的早期風格。

也許是當時樂團把音樂、表演當成隨興所至的藝術行為,或是這群聽著 Nirvana、Rage Against The Machine、System Of A Down 長大的孩子們,難以忘懷破舊揚聲器裡的類比聲響,無法忘懷龐克搖滾、油漬與金屬帶來的震撼。幾次校內活動與校外演出,經歷無奈的成長與團員更迭,最終從先進的數位節奏「草東街派對」退化回類比的「草東沒有派對」。

2014 年「沒有派對」陣容由巫堵、筑筑、李悠,以及同時為「FUBAR」主唱的貝斯手 Sam 與鼓手威瑪組成,陸續於網路上釋出〈老張〉、〈醜〉、〈五十〉等作品,不只改名,音樂風格亦隨之迂迴扭轉。在貝斯手 Sam 入伍後,樂團進入近一年的停擺期,這段時間的沈澱讓他們有了不同以往的態度轉變,也更有時間思考新的創作。 「我們以前一直都是很順其自然的,覺得這樣就好,直到...應該是我先開始覺得有些煩了吧!所以想認真宣傳一下。」吉他手筑筑說:「復出場『不都媽生的』跟『徒勞的巨人』,我們開始認真做了一些影像,以前是不會有這些的。」

「甚至在前一天宣布或當天才宣布,寫一個『來』,就上了。」筑筑說。

更多內容:
http://blow.streetvoice.com/16090

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 ●●●●●●

意色樓

聽音符跟文字吵大架 一堆樂器聲聚在一起以為自己是浪
要蓋過那些單字和詞語 或俚語
想自己好似詩咁靚 床頭打交床尾和
始終她們都交配出意色樓歌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nidsignal/